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天水新聞>>甘谷>>正文
甘谷縣毛家坪遺址淺探(圖)
(2020/7/8 10:22:33)  來源:甘谷縣融媒體中心  打印本頁

秦人:從這里出發

——甘谷縣毛家坪遺址淺探

  秦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太多的謎團,從公元前十一世紀初周公東征平定“三監之亂”,遠徙余部至今甘肅省甘谷縣朱圉山,“以御奴之戎”,到公元前221年橫掃六國,完成統一,建立大秦帝國,秦嬴政自稱始皇帝,以期二世、三世傳之無窮。幾百年的隱忍、砥礪、奮發以至巔峰,一個“其興也勃焉”似乎難以說明一切。僅僅15年的統治,匆匆傳國僅僅三世,則絕對是“其亡也怱焉”。但這個短命王朝所建立的一系列政治、軍事,特別是行政管理制度,卻至今延用,傳了不知多少代。

  實際上,對于秦的起源和發祥,兩千多年來也是迷霧重重,就連偉大的司馬遷在《史記》中也語焉不詳。研究秦的著作汗牛充棟,疊床架屋,可面對這個問題也見仁見智,莫衷一是。秦人從哪里來?眾說紛紜之處,大致可歸為兩類:西來說和東來說。兩說各有大家領銜,言之鑿鑿,互不相讓,真乃各說各有理。

  西來說,即嬴秦本自西方戎狄說。最先提出嬴秦為戎狄者,乃清末民初著名學者王國維先生,他在《秦都邑考》一文中,開門見山,“秦之祖先,始于戎狄!彪m之一句,亦未及深論,但因先生在學術界的巨大影響,頗多應者。對此說詳加論述的當推蒙文通先生,他于上世紀30年代先后寫了《秦為戎狄考》《秦之社會》《周秦少數民族研究》等文章和專著,對王國維先生觀點作了進一步闡述。著名考古學家俞偉超先生亦曾撰文,主張嬴秦乃西戎之一支。

  東來說,即嬴秦來自東夷說。該說在學界影響較大的論著有衛聚賢的《中國民族的來源》、徐旭生的《中國古史傳說時代》、段連勤的《關于東夷的西遷和秦嬴的起源地、族屬問題》、朱中熹的《陽鳥崇拜與“西”邑的歷史地位》等。溯本逐源,嬴秦來自東夷說始于司馬遷,盡管此說帶有一些神話傳說的成分。

  西來說東來說各有所據,但在沒有地下考古發現支持的情況下,要憑零星的片言只語弄清秦之起源,遠非想象的那么簡單。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嬴秦之謎在深藏了近三千年后,似乎是在偶然之間,幾把老镢頭挖開的,竟然是一處改寫歷史的驚世之奇。

  1947年,著名學者裴文中先生在渭河流域調查時發現了毛家坪遺址。盡管只是冰山一角,但其價值還是讓人為之激動。1956年,甘肅省著名學者張學政先生等再次對毛家坪遺址進行詳細調查,發表了相關調查資料。1964年,毛家坪遺址被列為甘肅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2、1983年,甘肅省文物考古隊和北京大學考古學系先后進行了兩次發掘,裴文中、張學政、宋濤、趙化成、謝俊義等成為最早的發現者和研究者。

  毛家坪遺址位于甘肅省甘谷縣磐安鎮毛家坪村,地處渭河上游南岸二階臺地,渭水支流毛河東側。村北是滔滔東去的渭河,村南是名顯古今的朱圉山。村莊附近的秦人墓地和居址東西長約300米,南北寬約200米,總面積6萬平方米。1982、1983年前后兩次共發掘、清理墓葬31座、鬲棺葬12組、房基4處,灰坑37個。其中屬于西周到春秋時期秦文化遺存的有墓葬31座(12座屬西周時期)、房基2處、鬲棺葬4組、灰坑37個。出土陶器1100件(片),玉、石器86件,銅器9件(片),鐵鐮1把,骨器18件。西周時期陶器多為火候很低的紅陶,器體較小,制作較粗糙;春秋以后絕大多數陶器為火候較高的灰陶,器形也較大。二者在形態上存在明顯的繼承關系。

  主要陶器類型為鬲、盆、豆、罐、甑、甗、鼎、缽、釜、瓶、紡輪等。器物組合為鬲、盆、豆、罐或鼎、罐、豆,與關中地區春秋時期秦墓相同。早期陶鬲多為侈沿聯襠錐足繩紋鬲,晚期方見鏟足分襠鬲。罐有好幾種形制,多見雙系紐大喇叭口罐。陶器繩紋粗糙而亂。另有石圭51件。

  墓葬形制均為長方形豎穴土壙墓,多為狹長式。東西向而偏北,頭西腳東。除一墓為亂骨葬外,余均為屈肢葬,其中仰身屈肢葬19座,側身屈肢葬10座,俯身屈肢葬1座。

  毛家坪遺址除給研究者以啟示外,更使有關早期秦文化的一些錯誤認識得以澄清。

  墓制和葬式。葬制和習俗,反映著部族群體的精神信念,包含著部族文化因素的固有成分?脊盼幕瘜W認為,在喪葬制度和習俗中,最可能找到民族文化的本始性因素。毛家坪嬴秦墓葬,從西周到戰國早期,墓葬形制一直是長方形豎穴土壙墓。其葬式是頭西腳東的東西向而略偏西北,有墓道的墓以東墓道為主墓道,車馬放置也一律面向東方。這一點極可能與嬴人遠古時期西遷的背景有關。從東方向西方進發,所以頭向西,而東方又是他們部族母體之所在,因眷戀故土而面向東。這種大、小墓葬時代前后均保持一致的傳統,無疑是嬴秦文化固有的因素。毛家坪文化遺存顯示,從西周時起嬴秦就盛行屈肢葬,且有蜷屈愈來愈甚的趨勢。

  陶器類型與組合。陶器凝結著不同時代、不同地區、不同文化類型的工藝特征和審美情趣,在很大程度上反映著當時的生產生活狀況和習俗,被視為上古時代人類社會生活的化石。由于陶器的使用量極大,雖易碎卻不因年代久遠而朽敗,故能給考古文化學提供大量研究實物。又由于陶器使用率高且易碎,總是處在不斷的復制和更新中,于是便在形制、紋飾和制作技藝諸方面顯示出細膩的演變規律,是文化史學者識別、判斷、研究古代文化類型縱向、橫向發展脈絡,以及各文化類型相互關系的重要的實物依據。毛家坪遺址房址和墓葬中大量陶器的存在,尤其是甑、甗等蒸食器的存在,說明至遲從西周時代起,嬴秦族已經在過著定居的、以糧食為主要食物的農業生活。春秋時期墓葬中所出鐵鐮,屬于我國已發現鐵農具中較早的實物,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嬴秦的農業傳統。陶器形制與甘青地區其他古文化相去甚遠,卻與同時期周文化大致相似,在器物類型和樣式方面,則與周文化陶器幾乎沒有差別。從考古文化學的角度來說,沒有源流關系的兩種考古文化類型之間,不可能出現陶器類型普遍相同,而器物組合又十分相似的現象。西周時代嬴秦族的基本生活用品已經周式化,說明他們和周文化之間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接觸、適應和仿效過程。這也是嬴秦西遷歷史悠久的一個證明。至于鏟腳袋足鬲,更是修正了人們先前認為它是嬴秦特有的一種器型的認識。由于毛家坪遺址的發現,這種鬲不再被看作秦文化的特征性器物,而是某一支戎族文化影響秦文化的產物。在毛家坪墓葬和房址中,西周時期的鬲,都是錐足聯襠鬲,只有在春秋戰國時期的遺存中,才出現那種鏟腳袋足鬲。因此可以肯定地說,它是秦文化對他種文化的吸收,與秦文化的淵源無關。

  毛家坪遺址文化遺存的時間從西周一直延續到戰國早期,文化內涵非常豐富,文化特征極其鮮明。大量的嬴秦墓葬、居址,極具代表性,被考古界視為當時所知的最重要的早期秦文化遺存。這次發掘,將秦文化的編年推進到了西周時期,在學術史上具有標桿意義,使秦文化研究發生了飛躍性進展。

  嬴秦是一個巨大的謎團,毛家坪遺址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發掘取得了重大收獲,但也出現了許多新的問題和新的謎團。嬴秦和周之間到底是一種什么關系?如果說秦人真是東來的話,他到底從哪里來?為什么來?為什么在毛家坪形成如此規模的居址區和墓葬區?甚至時間跨度為何這樣長?文化具有如此的魅力?

  盜墓是考古的敵人?蓺、可恨而又啼笑皆非的是有些重要的文化遺存偏偏又是盜墓者首先發現,因盜掘才引起考古學界注意的。

  1992-1993年,與甘谷縣接壤的禮縣大堡子山兩座秦公大墓被瘋狂盜掘。1994年3月至11月,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大堡子山被盜大墓(編號M2、M3)和附屬車馬坑(清理1座,編號M1)進行了劫后清理,該墓地出土的“秦公”銘文銅器,引起了學術界熱烈討論。

  從甘谷毛家坪,到禮縣大堡子山,綜合各種典籍、地方文獻中或隱或顯的記載,以及上世紀初秦公簋在天水一帶的發現,甘肅東部逐漸引起考古學界的關注。甚至,有學者直覺甘肅東部,特別是甘谷、禮縣一帶,極可能是破解嬴秦之謎的最后一組密碼或最后一把鑰匙。

  發現來自于行動的力量。2004年,在國家文物局和甘肅省文物局的大力支持下,由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陜西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國家博物館、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五家單位聯合組成課題組,啟動早期秦文化調查、發掘與研究項目。

  2004年對禮縣西漢水上游及其支流進行考古調查,新發現漢以前各類遺址98處,其中以早期秦文化為主的遺址38處。并發現以六八圖-費家莊、大堡子山-圓頂山、西山坪-鸞亭山-石溝坪三個相對獨立,又互有聯系的大遺址群。

  2005年鉆探發掘禮縣縣城附近的西山坪遺址,發掘面積近3000平方米。西周時期的遺跡主要有墓葬6座和少量灰坑,其中M2003為西周晚期的銅三鼎墓,為目前年代最早的秦貴族墓;東周時期遺跡有灰坑170余座,墓葬28座、動物坑10座、房屋基址5座。在該遺址還發現周代城址,面積近10萬平方米。

  2004-2005年,發掘鸞亭山漢代皇家祭天遺址,出土50余件圭、璧、玉人等祭祀用玉以及長樂未央瓦當。該遺址的發現為尋找早期秦人祭天遺址“西畤”提供了重要線索。

  2006-2007年重點調查、鉆探和發掘禮縣大堡子山遺址,發現一座面積較大的早期秦文化城址,26處夯土建筑基址,400余座中、小墓葬以及較豐富的文化層堆積。發掘大型建筑基址1處,中小型墓葬7座,祭祀遺址1處(包括樂器坑1座、人祭坑4座)。城址面積約55萬平方米,建筑基址長度超過百米。樂器坑出土了8件甬鐘和3件镈鐘,镈鐘有銘文“秦子作寶龢鐘”!扒刈印笨赡苁谴呵镌缙谀澄磺貒鴩。

  在禮縣進行調查、發掘的同時,2006-2010年,發掘張家川回族自治縣馬家塬戰國西戎貴族墓地,發掘墓葬20余座,隨葬奢華,墓主帶金、銀項圈及耳墜、頭飾,纏多條金腰帶,墓內車輛裝飾各種動物紋的金銀及青銅飾件。出土包含復雜的文化因素,既有強烈的北方草原氣息,又有西戎的傳統器物,還可見到中原秦楚風格的東西。該墓地雖不屬于早期秦文化,但與晚期秦文化關系密切。

  2009-2011年,發掘清水縣李崖遺址,共發掘西周墓葬19座,灰坑40余個,大多數為秦墓,出土陶器有濃厚商文化遺風,年代為西周中期偏早。這是目前發現年代最早的秦人墓葬。

  層層剝筍,步步深入。從禮縣、張家川、清水,從外圍一步步逼近毛家坪遺址時,毛家坪遺址又將以怎樣的姿態蓄勢待發,它留給人們的還有多少震驚,多少可圈可點之處?

  朱圉山麓的毛家坪遺址,你,準備好了嗎?

  未見其形,先聞其聲。

  2008年8月,清華大學從香港購得2500余枚竹簡入藏,并隨即成立了以著名學者李學勤先生領銜的“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著手對這批竹簡進行保護、整理和研究。確認其內容大多為世所未傳的經史類簡書文獻,其年代經科學鑒定,斷代為相當于戰國中期偏晚,具有極高的學術價值。經過整理研究,該中心于2010年12月發表了第一輯整理報告,內容為《尹誥》《金滕》等9篇經書類文獻,重現了戰國時期《尚書》等文獻一些篇章的原貌。繼而,該中心又于2011年12月發表了整理報告《系年》,《系年》是一種編年體斷代史書,由23章組成,概述了從西周初年至戰國初期的歷史,重現和還原了我國古代史上一些迷霧重重的歷史真相,其價值彌足珍貴!断的辍返谌螺d:

  飛廉東逃商盍,成公伐商盍,殺飛廉,西遷商盍之民之邾,以御奴之戎。是秦先人。

  對此,李學勤先生作如是解讀:“‘’在戰國楚文字中常被讀‘圄’,因此,邾即《尚書·禹貢》雍州的‘朱圉’!稘h書·地理志》天水郡冀縣‘朱圉’,在冀縣南梧中聚,可確定在今甘肅甘谷縣西南。在《系年》的記載中,明確指出周成王把商盍之民西遷到邾,這個地點,也就是秦人最早居住的地方!鼻迦A大學劉國忠先生在《清華簡與古代文史研究》中進一步指出:“根據清華簡《系年》第三章記載,周武王死后,出現三監之亂,周成王伐商邑平叛,原先商朝重臣(秦人先祖)東逃到商奄(今山東曲阜一帶)。于是成王東征,殺飛廉,并將一部分‘商奄移民’強迫西遷,其做法類似后代的謫戍。這些西遷的‘商奄之民’被發配到朱圉山(在今甘肅省甘谷縣)一帶,抵御戎人,而這些西遷的商奄之民正是秦的先人!

  《系年》言之鑿鑿的記載,不僅彌補了司馬遷《史記》載述的不足,徹底解決了秦人東來西來的問題,也使考古學界對毛家坪發掘中曾經困惑的一些東西得以釋懷。

  好雨知時節。1982、1983年發掘的毛家坪遺址就在朱圉山麓,再次發掘該遺址,不僅可使《系年》的記載得到求證,也必將會有一些新的發現呈現于世人面前。

  2012-2014年,以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教授梁云擔綱的課題組再次進駐毛家坪,對該遺址進行進一步調查、鉆探和發掘。

  2012年7-11月,在A、B、C三處發掘點發掘。其中A、C點位于遺址溝西居址區北部,發掘面積250平方米。發掘灰坑210多個,年代從西周延續至戰國,得到大量繩紋灰陶片,從器型看有鬲、盆、豆、罐等,屬于秦文化遺物;還有部分夾砂紅褐陶的鏟足分襠鬲、雙耳罐,屬于東周西戎文化因素;以及春秋戰國之交的小型廣場遺址。B點位于遺址溝東墓葬區的西部,發掘墓葬22座、車馬坑2座,發掘面積約200平方米,主要為東周時期豎穴墓和少量洞室墓,死者均采用屈肢葬式,頭向西,為典型的秦人葬式。發掘的車馬坑K1002為一車二馬,馬東車西,馬位于車轅兩側系駕位置,采取跪伏姿勢,為殺死后所處置。雙輪獨辀車,車衡、車輪、車轅、車軛、車轂、車軸結構清晰。車衡放置一柄長矛,可能為戰車。

  2013年在遺址區選擇了6處發掘點,其中E、G點位于溝東墓葬區,D、F、H、I位于溝西墓葬區北部。發掘總面積約3000平方米,發掘墓葬153座、灰坑516個、灰溝8個、甕棺葬9個、房址11個、陶窯4座、圍墓溝1段、車馬坑1座,墓葬年代從西周晚期延續至戰國。其中銅器墓4座,包括2座銅一鼎墓和2座銅三鼎墓。在D點發掘了一座大型車馬坑K201,內置三輛車,均辀東輿西。1號車在東,駕4馬,為俯臥狀,馬頭有絡飾、銜鑣,車的衡、軛、辀、輿、輪、轂、軸結構清晰;2號車在中,駕2馬,馬身上蒙裹皮質甲胄,上髹紅漆,繪黑彩,為勾連蟠虺紋,甲胄上縫綴銅泡,勾云形銅飾,車的各部分結構清晰,輿板外蒙牛皮,上髹棕黑色漆,再用紅彩勾畫出豹、虎、兔、馬等動物形象,并縫綴勾云形銅飾,車載矛、戈、弓、鏃等兵器及銅鏟形器;3號車在西,駕4馬,車的各部分結構清晰,輿前有弓、鏃、環、扣飾,輿底板上鋪席及布匹?游鞅苯怯幸惶贄l筐,內放牛羊頭,為祭祀之物。

  2014年3-8月,在遺址溝東B點發掘墓葬2座,在溝西J點發掘墓葬4座,在D點發掘墓葬12座,其中大、中型墓葬2座,為M2059和M2058。M2059為K201的主墓,在其西北15米處,墓坑長5.2米,寬2.8米,墓底距地表深12.5米,開壁龕殉6人。槨室內隨葬銅容器15件,計5鼎、4簋、2方壺、1盤、1匜、1盂、1方甗;陶器13件,計大喇叭口罐6件、小罐7件。有內外雙棺,墓主人骨為頭向西的仰身屈肢葬式,緊貼人骨右臂出一銅戈,中胡三穿,胡部有銘文,共兩列14字,右列前6字為“秦公作子車用”,余字銹蝕不清。墓主為成年男性,年代為春秋中期。M2058在M2059東偏南約15米處,殉1人,隨葬銅容器13件,為三鼎四簋組合,均為小型明器。棺內人骨為頭向西的仰身屈肢葬,經鑒定為男性,年代為春秋晚期。在D點發掘車馬坑2座,其中K202位于K201東側,平面大體呈梯形,內置一車二馬。K203位于K202東側,M2058東南約15米處,為M2058的車馬坑,內置3車10馬,東部1號車為導車,中部2號車為主人座駕,西部3號車為副車。2號車駕2馬,馬披皮質甲胄,由胄、頸甲、身甲組成,髹紅漆帶黑彩,胄上有銅片飾。車輿四角有立柱,輿兩側及后部用皮革蒙成車廂板,髹漆彩繪,輿內外放置各類武器和工具。

  在溝東J點發掘墓葬4座,其中銅器墓1座,陶器墓3座,其中M1049為一座銅三鼎墓,有銅鼎3、銅甗1、戈1、斧1,槨底板下有腰坑殉狗。

  毛家坪遺址的發掘在早期秦文化研究中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一是2012-2014年三年間累計發掘面積約4000平方米,共發掘墓葬199座,灰坑752個,車馬坑5座,共出土銅容器51件,陶器約500件,小件千余件(組),極大豐富了周代秦文化的內涵;二是各類遺址遺物從西周晚期延續至戰國,完善了甘肅東部秦文化的編年,為探討秦人西遷年代提供了重要佐證;三是該遺址位于天水-禮縣古代交通要道上,為秦人北上東進的戰略要地,自始至終沒有放棄。遺址面積不少于60萬平方米,墓葬總數逾千座,應與古代文獻記載的某一歷史名城或縣邑對應,可能是古冀縣縣治,對于研究中國郡縣制起源有重要意義;四是銅器銘文“秦公作子車用”,印證了《詩經》《左傳》《史記》等文獻中關于秦穆公卒,三良從死,子車為穆公近臣,子車氏為春秋時秦國重要宗族的記載。毛家坪溝西墓地可能為子車家族墓地;五是發掘的車馬坑全面展現了秦人車制,對研究秦獨特的車馬文化有重要意義。

  而所有這些成果還只是階段性研究成果,從一定意義上講還只是淺表性的。

  毛家坪遺址只是一個點,把毛家坪遺址放在秦早期文化研究,放在朱圉山這樣一個面上時,有幾個關鍵詞不能不引起研究者的注意,這就是:朱圉、子車氏、冀縣。辨析這幾個關鍵詞,可以進一步加深我們對毛家坪遺址文化價值特別是潛在價值的認識。

  朱圉山。朱圉為我國古代名山,《尚書·禹貢》中將其與西傾、鳥鼠、太華連比而書!稘h書·地理志》冀注:“《禹貢》朱圉山在縣南!薄端涀ⅰ罚骸爸爨錾接惺,不擊自鳴,鳴則兵起!薄队碡曞F指》:“在今伏羌縣南三十里,山色帶赤!薄陡使瓤h志》:“朱圉山為秦嶺支脈,層巒疊嶂,連峰聳峙,連綿于縣西南者,皆可稱為朱圉山!薄翱h南景墩梁,曾為非子牧馬之地!笨肌班觥弊种,《說文》:“圉,囹圄,所以拘罪人。一曰圉,垂也;一曰圉人,掌馬者!蓖跸濉扼乙笃躅愖搿罚骸皬膱,從□。執,許說‘捕罪人也!,古圍字。捕罪人而拘于圍中,圉之誼尤確!奔坠遣忿o中有“執于圉”,即拘押在地牢中!队衿ぁ醪俊罚骸班,養馬也!碧茲h在《漢字密碼》中,從“圉”字字形演變上作了說明,“圉,會意字。甲骨文的圉字乃是在□形之中有一個‘幸’或‘執’字,恰似戴有刑具的俘虜在地穴中被拘禁的圖像。金文的‘圉’字,從□從幸,乃是甲骨文第一款的承續。小篆和楷書的‘圉’字與金文一脈相承!背赏醴ド填,殺飛廉后,西遷商盍之民于邾,牧馬守邊,這是一群被流放的人,他們的身份說穿了就是被限制了自由的、帶枷或不帶枷的刑徒。朱圉在義項上已經包含了關于秦人西遷朱圉的重要信息,這個信息隨著《系年》的問世讓人豁然開朗。朱圉這個地方本來叫邾,因為有了遷徙來的這一群人,就成了朱圉。

  子車氏!妒酚洝で乇炯o》載:“三十九年,繆公卒,葬雍,從死者百七十七人,秦之良臣子輿氏三人名奄息、仲行、鍼虎亦在從死之中!薄蹲髠鳌の墓辍罚骸扒夭魏米,以子車氏三子奄息、仲行、鍼虎為殉,皆秦之良也,國人哀之,為之賦《黃鳥》!边@里的子輿氏也就是為秦穆公殉葬的子車氏,毛家坪遺址出土青銅戈上“秦公作子車用”的子車氏。毛家坪和子車家族,子車家族和秦王室之間非同一般的關系由此可見。

  冀縣!妒酚洝で乇炯o》載:“十年,伐邽冀戎,初縣之!2002年,筆者在拙作《華夏第一縣與甘谷縣文化定位研究》中,首次提出冀縣為中華縣制之肇始,冀縣亦即今天的甘肅省甘谷縣為“華夏第一縣”。公元前688年,秦武公逾隴山伐冀戎,首次開創性地于其地設縣。以往,大國征服了小國,或者將其徹底滅掉,變成某個貴族的封邑;或者在被征服國統治者愿意歸附的前提下,讓原君主或原君主的后代繼續保持權位,而成為征服國的屬邦。秦武公對戎族不再那么干,而是于此設“縣”,將該地區直接納入國家行政體系之內,由中央政府委派官員來管理當地事務,在那里建立一套政治和軍事組織,并征收賦稅,征調勞役和軍役。由于這種建置設于新征服地區,多在邊境,故名之為“縣!笨h者,懸也。意在由中央政府派官員治理的遠懸邊境地域。秦武公為何將首創之縣設于此,除因為朱圉山為秦之祖居地外,還有三個原因:一是占地治民,加強對邊疆的控制;二是保護先人祖居地和龍脈所在,使其成為秦人的精神家園;三是進行行政管理制度的嘗試,實現對占領地區的長期統治和長治久安。而所有這些,莫不和毛家坪,和朱圉山在秦人心目中的特殊地位有關。

  之所以說毛家坪是早期秦文化研究的寶庫,內涵十分豐富,就在于它的意義和價值除梁云先生宏觀歸納的上述五點外,還在于能從每一個發現的局部和細部去做微觀的研究,比如冀縣縣城的發現所透露的,除設縣的原因外,還有縣這種行政單元的產生,是貴族體制開始削弱的表現,是郡縣制的萌芽,是改變方國林立,封邑逼都局面走向中央集權制的第一步,它從邊陲地區的起步,類似于后世的“農村包圍城市”。盡管這時的縣還只是個雛形,和現在的縣還有很大差別,但它畢竟標志著一種新的管理制度的誕生。又比如毛家坪遺址開闊了人們對早期秦文化研究的視野,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和方向,而許多方面正是目前早期秦文化研究的盲區和誤區,還比如毛家坪遺址和《詩經》的關系,和周邊戎人的關系等等。初步的發掘完成之后,接下來的清理研究是一個重要的工作,真正的發現,更大的成果還在研究結束之后。

  毛家坪遺址是早期秦文化研究一個極其重要的部分。毛家坪遺址暫時還無法解決早期秦文化研究的所有問題,甚至還不能完全解決《系年》的問題。毛家坪遺址終將成為朱圉山早期秦文化的一部分。如果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發掘研究是打開了早期秦文化密室的一條縫的話,這次的發掘則無疑是推開了一扇窗戶。走入密室的門在哪里,無疑在朱圉山,在朱圉山目前尚不為人準確定位,而很快將重見天日,大放異彩的地方。

  所在的這些,毛家坪遺址已經直接或間接地告訴了我們。

  考古是神奇的,發現是迷人的。就讓我們在享受毛家坪遺址發掘豐碩成果的同時,拭目以待更加神奇,更加迷人的考古發現的問世。(文/牛勃)

(天水在線編輯:馬文潔)

攝影相關圖片
天水在線攝影報道:“武山豆角” “大美天水+麥積飛天”音樂噴泉第 “大美天水+大地灣女神”音樂噴泉 “大美天水+大地灣女神”音樂噴泉 天水湖畔,唱響《沒有共產黨就沒 天水湖畔,上百名黨員重溫入黨誓 “大美天水+麥積飛天”音樂噴泉第 天水在線“天水歡迎你”快閃拍攝 天水在線“說伏羲”快閃拍攝花絮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